地點:XX大學 時間:早上九點四十五分

 

炎炎夏日,熾熱的溫度模糊了每個人的視線、身影,唯獨一名行走在人群中的男孩似乎被被獨立了出來般引來了人群的注目禮。

 

──他有著一頭秋楓色的短髮,柔順的髮絲服服貼貼地在他的頸邊伏著,湛藍色的眼睛屬於杏仁般的形狀,曝露在陽光下的象牙白色的肌膚顏色隱隱透著健康的紅色,細緻如洋娃娃般的五官,雖然是漂亮,卻也不失身為男人的野性。

 

他的眉屬於柔中帶剛的微劍眉,眉宇中帶著冷冷的氣質,鮮少有笑容的嘴角給人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感覺。

 

這是中文系中唯一的男性的長相,他有個滿常見的名字,叫做笛野 曉。

 

「笛野同學!」一聲帶著喘息的呼喚讓行走在校園中的笛野停下了步伐,透著不耐煩的湛藍色雙眼隨著轉頭的動作而落在往他跑來的男孩子身上。

 

那是電機系的一個男生,健康的小麥色給人一種陽光般的感覺,因為跑動而滲出的汗水更襯托了他的率直,他幽深的黑眸閃動著光芒,不難看出他想做什麼。

 

「什麼事?」笛野微昂起頭直視那個男生,一百六十的身高讓他在看同性的人的時候需要抬起頭才可以直視對方。

 

但是這就有一個缺點,就是如果他抬頭的方向正好是太陽照下來的方向的時候,他的臉就會被太陽直射,而人嘛,總是會反射性的瞇起眼睛。

 

如果是這樣還好,更扯的是之前有個來告白的人居然把他瞇起眼睛的動作當成是接吻的閉眼,要不是他反應快退後了一步閃過了他的嘴唇,他的初吻就會白白葬送了。

 

「你好,我是電機系的宮本 澈,這是……我覺得還滿適合你的禮物。」宮本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衝著笛野笑著並遞出一直藏在身後的包裝精緻的盒子,「如果你不會介意跟男生交往的話,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試試看呢?」

 

其實我很介意。笛野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世界上有哪個『正常』男人會想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交往啊?這世界真是亂了,同性戀怎麼會這麼多。

 

「我──」

 

「不好意思,他現在心有歸屬了呢。」一個不屬於笛野和宮本的溫雅聲音代替笛野拒絕了,下一秒笛野便被人攔腰往後一抱,被迫跟宮本拉開了距離。

 

「你是……?」告白被迫中斷的宮本皺起眉看著眼前藍髮的男子,雖然不太高興於他的介入,但他也沒有做出什麼失禮的事情,只是伸出手去拉笛野的手:「很抱歉,我想要跟笛野同學單獨說一下話,請你離開一下好嗎?」

 

「我沒辦法答應,因為他是我的情人啊。」藍髮男孩垂著的右手拿著幾張單子,他優雅地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說出了讓宮本訝異地瞠大眼睛的話。「把自己的情人借給對他有非分之想的男生很危險呢。」

 

「而且,在這麼大庭廣眾之下告白,不就是想要藉由輿論來讓笛野學長屈服嗎?這種事情我不認同,而且看長相我就不覺得笛野學長會──」

 

沒等男孩再說出什麼中傷別人的惡毒話語,笛野便掙脫了他的懷抱,「你在胡說些什麼,蒼月夜希,我跟這個……這個同學可都是你的學長,請你放尊重一點!」笛野冷著一張臉怒斥著藍髮男孩。

 

「我沒有胡說啊。」蒼月夜希掛著無害的笑容回答,再次拉住了笛野的手腕。

 

「……放開。」笛野惱怒的想甩開他的手,試了幾次甩不掉之後,他索性冷冷的看著蒼月。

 

「不要。」直接了當的拒絕讓笛野神色變的非常難看,蒼月卻好像沒有看見笛野的臉色一般神態自若地往前跨了一步,「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還打算否認什麼呢?」

 

蒼月強勢的彎下身把笛野以公主抱抱起,把旁觀的人和想要說些什麼的宮本無視掉的他邁開步伐穿過人群往校門口走。

 

「蒼月你給我放開──」笛野的話剛出口就被蒼月異常冰冷的眼神給瞪回了肚子裡去,他哼哼幾聲便倔強的別開頭不理人了。

 

「全勤的學長翹一次課也沒有關係吧。」一反剛才一瞬間的冰冷態度,強行帶人翹課的蒼月笑的非常燦爛,褐色的丹鳳眼野盈滿了溫暖的笑意,沒有一點冰冷的感覺。

 

「……」只有跟他相處過的笛野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笑的非常和藹的蒼月夜希現在的心情可是差到了極點。

 

這傢伙,在幾個月前就是這樣笑著闖進了他平凡的生活,把他的生活攪的一蹋糊塗。

 

這傢伙說他是來還十年前的救命之恩的,但他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是來還恩的,反而覺得他是來找碴的。

 

在幾個禮拜的相處之後,他就莫名其妙地跳進了他設下的陷阱,被強迫當了他的情人,而討厭麻煩與緋聞的笛野就曾經跟他約法三章過:蒼月不把他們之間的事情傳出去,而他不跟其他的人太過靠近。

 

這對他是非常有利的,因為以他冷漠的個性本來就不常跟其他人接觸,所以他一直以為他們兩個的事情可以保密到他畢業,明明只剩下兩個月的時光。

 

另外他們現在是處於同居的情形,在蒼月的要求下他退了宿舍班出了校園住到蒼月的家。

 

聽蒼月某一次提起,他的家是在東京而不是月鳴這裡,而且他家非常有錢,只是他的父母很早就一位意外過世了,現在只有他的哥哥跟他一起住在這裡,他哥哥則是一肩扛起他家的產業。

 

聽說好像還有一個世敵的樣子。

 

「雖然我年紀比你小,但別小看我哦。」蒼月的聲音穩穩的從恍神的笛野的上方傳來,蒼月笑著把笛野放下來。

 

笛野環顧了一下四周,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被人抱到學校外面了。「……」他皺起眉仔細思考蒼月說這句到底有什麼弦外之音,幾秒之後他的目光快速的從原本停留在蒼月的身上轉移到地上。

 

「想到什麼了嗎?」蒼月壞笑地靠近笛野的臉,修長的手指也順勢勾起笛野的下巴。

 

聯想力非常好的笛野在蒼月有心的暗示下想歪了方向,一抹霞紅瞬間爬上了他的臉頰,慌慌張張的退了三步拉開彼此的距離後他沒有開口說話,但是心中的想法已經被聰明的蒼月看穿了。

 

「哈哈哈,小曉你這樣藏不住心事很容易被騙喔。」蒼月笑著放開他走到駕駛位置上坐下,「我說過了,在你願意之前,我不會對你做出什麼越矩的事情,不用擔心。」

 

「你破壞了我們之間的協定。」笛野環著手臂,有些惱怒的睨著正在發動引擎的人,他平淡的兩個月的生活,就這樣化成泡影了。

 

「還不是你先破壞了約定嗎?」蒼月看起來一點也不在乎自己會被說成是同性戀還是什麼的,車窗外面的風景開始加速往後退。

 

「我原本就不打算答應他。」笛野發現這傢伙所謂的『不讓他跟別人距離太近』的範圍也太廣了,剛才只是純粹的人跟人之間的交談而已吧,連這樣也會吃醋嗎?

 

「是嗎?那看起來我應該多相信你才對。」蒼月嘴上是這麼說,但笛野卻聽不出來他的口氣裡有要多相信他一點的感覺。

 

「……」笛野轉頭看著飛逝而過的風景發呆,湛藍色的眼睛隔著玻璃看著外面的天空,心裡暗自擬定了一個計畫。

 

算了,反正只剩兩個月的時間,兩個月過後他就立刻出發去國外旅遊,玩個他幾個月不回來,這樣就可以讓這段感情無疾而終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