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畢業舞會還有十天,隨著活動接近,學校裏頭處處都聽得見興奮的討論以及男女青澀的邀約,隱隱躁動的氣氛幾乎入侵了校園所有的角落。

 

然而大學圖書館裡面卻沒有外頭這樣的躁動,只有翻書聲以及竊竊低語的討論聲,營造出寧靜的氛圍。

 

位於圖書館三樓,人煙稀少的一角只坐著兩個男性,擁有藍髮的青年翻了一頁手中的書,發現已經是最後一頁了,才抬起頭瞥另外一人一眼,發現對方還沉溺在書中的世界後,他闔上手中的書並淺淺地嘆了一口氣。

 

他手中拿著的是《莊子〈逍遙遊〉》,他只是想看看笛野喜歡的書籍到底藏有什麼秘密,結果竟然是滿滿的古文,看得他的頭都疼了起來,不是看不懂,而是……他實在不懂這種東西到底哪裡吸引人。

 

蒼月放眼看了看三樓的書架,滿滿的詩歌經典和中外文人的創作,他猶豫著要不要下樓去找幾本科學的書籍來當消遣看看。

 

「……你如果看不下去的話就去找你喜歡的書看吧。」笛野的手沒有停下翻書的動作,甚至連頭也沒有抬起來,只是冷淡地對著蒼月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看來像是在下驅逐令似的話語以及動作隱藏了笛野此時真正的心情,他其實是很感動的,因為笛野知道身為數學系高材生的蒼月根本沒必要陪他看這些他沒興趣的書籍,但蒼月還是耐著性子陪他待了一下午。

 

──只因為他說了一句他要做畢業報告。

 

笛野以為蒼月應該會知道他話語中隱含的意思,但他猜錯了。

蒼月雖然聰明過人,卻沒有高端到可以完全猜透笛野現在的心情,所以……誤會了。

 

「不用。」以為笛野是在趕他離開,蒼月微微皺了皺眉頭,重新去書架旁邊拿了書回來看。

 

笛野正欲翻頁的手微微一頓,湛藍色的眼停在又在他身邊坐下來的蒼月身上,怔愣地望著,只覺得心中有個冰封已久的地方正在急速地融化。

對方看過來之前笛野就將眼睛移回書上,但臉卻不由自主地紅了,雖然是盯著句子,卻一個字也讀不進腦袋。

 

大約又過了半小時,笛野才驚覺自己竟然恍神了這麼久,他轉身伸手掏口袋想拿出手機看看現在幾點,卻不經意看到身邊的人趴在桌上、闔著眼睛休息的樣子。

 

蒼月的半張臉埋在臂彎裡,面向著他熟睡著,「……」

 

聽見對方好像講了什麼,笛野按耐不住好奇心地往前湊進了些,卻沒有料到對方也在此時此刻睜開眼睛醒了過來,而且唇瓣好巧不巧地在笛野湊過來的耳邊蹭了一下。

 

一陣詭異的沉默在這個空間中蔓延開來,笛野僵著身體一動也不動,大腦在這時候不爭氣的罷工。

 

蒼月原本迷糊的眼逐漸清亮,他凝視著笛野發紅的耳根子一會兒,嘴角逐漸勾起,形成燦眼的笑。

 

他伸出手把笛野的臉掰過來面向自己,褐色的鳳眼深不見底:「我想親你。」話音未落,兩張唇已經隨著他的動作貼在一起。

 

因為是人煙稀少的三樓,所以除了中文相關科系的學生偶爾會到這裡來以外,基本上這裡是沒有人的,空蕩蕩的一角只聽見笛野被蒼月反壓制在桌上的碰撞聲,顯得格外響亮。

 

笛野整個人繃得死緊,他陷入驚慌之中,被吻的瞬間身體幾乎是立即緊張了起來,他害怕會有誰經過這裡而看見他跟蒼月的接觸,所以整個人發著顫。

「張嘴。」蒼月動情的聲音顯得有些喑啞,而後便是帶著佔有的侵略。

 

也許調戲心上人這事情是每個攻都必須知道的情趣,所以蒼月侵略時依然不忘偶爾離開對方的唇居高臨下地看著滿臉通紅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笛野,像是欣賞般地過了幾秒後才繼續深入地吻。

 

當蒼月的手似有若無地觸碰到笛野的下腹,後者像是被驚醒似地推開他,力道之大讓蒼月踉蹌了幾步,「小曉……」蒼月抬起眼,似笑非笑地望著正微微喘氣,衣衫微亂的笛野。

 

「我、我要回去了。」笛野被他這一聲喚得全身一顫,立刻跳下桌去整理桌上的書籍,亟欲離開這裡、離開蒼月那雙暗藏火焰的注視。

 

「我跟圖書館老師說了借用這裡一段時間,不會有人來。」蒼月燦爛一笑,重新把他壓在桌上,笛野手中的書劈哩趴啦地掉在地上,「雖然地點不大好不過……我想沒差的。」

 

他說什麼?他早就預謀好了嗎?笛野的血色一寸寸退去,掙扎的更用力了。

 

蒼月是跟老師說了會借用這裡,不過本意不是為了要在這裡非禮笛野,而是為了讓笛野有個安靜的空間完成報告,不過事情變成這樣他就順其自然了,也沒想要跟笛野多加解釋。

 

「蒼──」

 

在某個時間點,在二樓念書的學生同時聽見了三樓某處好像傳出了某種哭泣聲,斷斷續續地讓人毛骨悚然,在安靜的圖書館裡創造了第七大鬼故事傳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