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蒼月夜希這種天才的腦袋不是他這種一般人想參悟就能參悟的了的。

 

畢業前一個月,平凡的大四學生笛野 曉的生活開始有了天搖地動的改變,而讓他的平淡無波的世界掀起巨浪的傢伙,正是眼前騎著一輛摩托車,笑的優雅迷人的大一學弟蒼月 夜希。

 

讓笛野無言以對的是,蒼月明明就有一輛黑色的跑車,為什麼今天要特地騎摩托車出來?

 

「學長,那個啊……我不會騎摩托車,你可以載我嗎?」蒼月對著站在對面他喊,十分自然的把兩邊的目光給無視掉,說著誰都知道是謊言的胡話。

 

「那你剛才怎麼來的?」笛野挑起眉,冷冷地笑了一下。

 

「牽過來的。」蒼月臉不紅氣不喘地繼續說謊,旁邊幾名走過去的女孩子聞言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還頻頻回頭看滿臉笑容的蒼月。

 

「這種藉口你都想得出來。」笛野稍微算了一下距離,心想如果他真的把摩托車牽過來的話,那蒼月半個小時前就在牽車了。

 

「為了讓你載我我──唔。」蒼月話還沒有喊完,原本站在離他大約三步距離的笛野突然邁開大步用手摀住他的嘴,湛藍色的眼由下往上瞪著他,刻意維持上揚的嘴角微微抽動。

 

「告訴我地點。」笛野瞪了他半晌,終於開口說出這句話。

 

蒼月立刻把手中的安全帽遞給他,退後一步讓笛野去喬摩托車的位置,淡褐色的眼睛望著笛野的身影,一貫淡然的笑容染上了抹愛戀。

 

笛野則是像是感知到什麼一樣打了個寒顫,回頭瞪了蒼月一眼,沒有多話地轉頭騎上摩托車:「坐上來。」他側著頭、隔著暗色的擋風強化塑膠催促蒼月。

 

蒼月坐上後座,理所當然地以雙手環抱住笛野的腰,下巴親暱地抵在笛野的肩上,「不要把頭放在我肩膀上。」笛野的身體明顯地瑟縮了一下,在炎熱的夏天裡,兩人穿的都是休閒的襯衫,隔著薄衣料最直接的接觸讓笛野感到不適。

 

蒼月沒反應,笛野把手伸到右肩上想推開蒼月的頭,卻在下一秒感覺到他自己的手指被什麼溫溫熱熱的東西含住了。

 

幾乎是反射性地,笛野立刻抽回手,還來不及轉頭開罵蒼月惡意的小動作,蒼月的聲音就在他耳邊響起,像風一樣有點兒飄忽:「因為要告訴你怎麼走啊,如果不這樣子的話就聽不見了。」

 

笛野悻悻然地發動引擎,停在校門口的機車像要逃離現場般往遠處行駛而去。笛野一邊催動油門一邊慶幸還好有面罩擋著,蒼月看不見他那已經燒紅的臉。

 

/*/*/*/*/*

 

「你沒有指錯路吧?」

 

「沒有。」

 

「確定嗎?」

 

「確定。」

 

「……我突然想起來我有報告還沒有做完我先回去了。」笛野還沒有把安全帽戴回去,蒼月的笑臉就大大地湊近他的眼前。

 

「別這樣嘛,我們進去看看。」蒼月用著不容反駁的口氣握住笛野的手腕,邁開步伐往眼前的店家走去。

 

叮鈴──叮鈴鈴!

 

「歡迎兩位!咦……?」穿著合宜的接待小姐滿臉笑容地迎上前,在看見藍髮男子身後的短髮女孩時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驚呼。

 

這女孩子好漂亮……肌膚賽雪欺霜,湛藍色的眼盈滿了羞澀,右手被她的男朋友握著,只是這女孩子好像不喜歡太女性化的穿法,就只穿了一件襯衫跟休閒長褲而已,真是糟蹋了老天爺的美意啊。

 

「您好,不知道可不可以給他試穿看看你們店裡的禮服呢?」藍髮男人低沉溫雅的聲音響起,這才讓接待小姐猛然記起她的任務。

 

「當然可以!這位小姐……呃……十分適合我們的一件黑色晚禮服,配合上目前最流行的厚底高跟鞋,在任何的場合裡相信都是最耀眼的一對!……」接待小姐滔滔不絕地說著,同時也眼尖地發現當她說到『這位小姐』的時候,原本一直低垂著頭的女孩猛然抬起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這讓她有一瞬間的遲疑,因為這時候她竟然覺得這女孩子……很像男生。

 

應、應該是她的錯覺吧?肯定是工作太累了、不可能會有男生長得這麼漂亮的哈哈哈!

 

一直忐忑著害怕自己在試穿衣服的時候,會被接待小姐認出來是男性的笛野一邊聽著接待小姐地介紹,一邊晃動自己的手試圖引起蒼月的注意,希望他可以意識到這件難堪的事情。

 

「既然小姐都已經這麼大力介紹這件黑色的禮服了……如何?小曉,我們直接把這件買回去好嗎?」蒼月在接待小姐拿出禮服要笛野試穿看看的時候開口阻止,笛野則是立刻點點頭。

 

「欸?可、可是如果不試穿看看,尺寸可能會不合呢。」手拿著禮服的接待小姐愣了幾秒,才支支吾吾地解釋。

 

「不用,他的尺寸我都已經記在心裡了,大小剛好適合。」蒼月笑咪咪地回答,讓小姐的臉頓時騰起了一片紅雲。

 

同為女性怎麼可能聽不出來蒼月話語裡的隱喻?這帥帥的小夥子實在是太大膽了天啊……真希望她的男朋友也可以這樣子啊!

 

身為數學天才的蒼月怎麼可能會計算不出來笛野的腰圍身材?更何況他剛才也用手大略計算了一下笛野的腰圍,再比對一下那件禮服,自然就不需要所謂的試穿了。

 

至於接待小姐的誤會,他也懶得解釋,反正只要不要讓笛野陷入兩難的境地就好,他並不在乎其他人是怎麼想的。

 

直到走出了禮服店,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的笛野才用力地掙脫開蒼月的手,而蒼月也不生氣,只是伸手撫上他的臉:「真是可愛呢。」語畢還表示親暱地捏了下他的臉頰。

 

「可愛個鬼!」笛野揮開他的手怒吼。

 

「是是,不可愛,我們快點回去試穿一下吧!」蒼月把手中裝著禮服的提袋舉高了點,饒富趣味地晃了晃。

 

「要穿你自己穿!」笛野怒聲吼道,轉頭跨上機車、啟動引擎、催動油門,呼嘯而去,只留下蒼月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禮服店前面。

 

「啊……糟糕了……」目送情人騎機車的身影變得越來越小,仍然舉著手中禮服的蒼月那一貫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而裡面一直偷看他們的服務小姐則是沒良心地笑彎了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