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做朝君,是一名四處尋找賺錢機會的平民百姓。

 

我喜歡的顏色是紅色,所以我的衣服是以紅色系為主色居多,而我以身為中原人而驕傲,生平最討厭蠻族。

 

現在我站在一家茶坊前面,這家茶坊很破爛,雖然說該有的大門啊招牌啊什麼都有,可是因為客人寥寥可數所以看起來就很破爛。

 

這裡應該不需要店小二吧哈哈哈……我這樣想著,一邊轉身抬起腳往不遠處的另外一家走過去。

 

「且慢,那邊的小哥。」我身後傳出摺扇啪的一聲打在手掌心的聲音,然後是充滿挑逗的呼喚,頓時讓我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充滿挑逗的呼喚,對,沒看錯,正是挑逗。

 

我從小時候開始,就擺脫不了被男性挑逗,不論是大叔還是小男孩還是同年齡的人都喜歡挑逗我,我長得不是很好看,說白了就是扔進眾人堆裡轉瞬就會不見的那類型。

 

可是我就是會被騷擾,而且開頭都是這樣的:「小哥兒!陪我聊聊吧?」。

 

剛開始還會停下來聊個幾句,可是發現聊到後面都會往身上摸之後我就漸漸地不想搭理了。

 

「唉,我可是叫小哥停下了啊。」身後的聲音開始越來越近,我的步伐也越來越快,我現在腦門上的冷汗都流了下來,直覺告訴我不要轉頭回去,如果轉頭回去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小哥,你還不停嗎?我的摺扇可能會傷到你喔。」聲音已經接近到我的腦後了,我被迫停下腳步,因為他的摺扇已經繞過我的身來到我的頸前抵著,他笑咪咪地提醒。

 

為了我的寶貴性命,我停下了。

 

「請問這位公子有什麼事情嗎?」我鎮定地轉過身,然後衝著對方展開朗爽的笑容。

 

「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情,就是看你漂亮,想邀你去我們茶坊坐坐。」男人黑得發亮的眼睛一亮,鳳眸隨即一瞇,大手一撈把我整個人撈進他懷裡,「別看我們茶坊這樣,裡面可是龍蛇雜處。」

 

龍蛇雜處不能這樣用的,公子!還有你的衣服怎麼回事?跟皇上撞到色會被砍頭的啊老大!我一邊偷瞄著他身上一襲顯眼的黃色系長袍,一邊在心裡為他捏了把冷汗。

 

「還沒問你名字呢。」男人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他隨意地搖了搖手中的扇子,敲了一下我的頭:「我的名字叫九華,字草匊,叫我塔就可以了。」

 

「──我叫做朝君,你好。」我一邊努力想跟這種隨時可能被殺頭的危險人物拉開距離,一邊在心裡納悶:我怎麼記得九華是菊花的別稱?難不成這傢伙的爸媽喜歡菊花?

 

「真是奇怪的名字。」九華笑了一下,此時他已經拖著我重新回到茶坊前,只見他往裡面喊了一句:「愛妃們!看我帶了什麼寶回來!」

 

誰是寶!我一秒在心裡頂撞了這句,過了兩秒才後知後覺地啊了一聲。

 

他剛才說了什麼?愛妃?

 

──這傢伙是打算竄位了是吧!天啊!

 

「誰是你愛妃?」一名穿著深藍色長袍的男子走了出來,俊逸的臉上掛著禮貌的笑容,可是……

 

「哈哈哈,誰回答就誰是囉──嗯?朝朝你怎麼了?」九華敏感地轉過頭來,黑色的眼睛忘了過來。

 

「沒沒沒事……哈、哈哈哈……」我冒著冷汗一邊退了幾步,一邊努力扯開笑容逞強。

 

要命!這個人不是之前在大街上把一個人的手給卸下來的那個完顏嗎?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啊啊啊啊!「我突然記起我還有事情──唉唷!」

 

「這卑劣的小蟲子就是你帶回來的寶麼?九華,你的眼光還真不是普通的差啊。」就在我轉身想要逃開的時候,猛然撞上了一堵牆,害我跌跌撞撞地退後幾步,還沒看清楚是誰擋在我前面,就聽見不屑的冷哼和苛薄的話語。

 

等我用力搖了搖頭抬起臉仔細一看來人的長相,不由得錯愕地瞪大了眼睛,嘴巴也沒形象地大大張開:「您、您是……三皇子……」

 

標準的紫色華裳,不離身的紅色流蘇(我一直都很想要),冷傲高貴的氣質,都顯示出來眼前的人的確就是那個當今下落不明的三皇爺,湘。

 

「這小傢伙很怕我的樣子。」完顏在我身邊蹲下來,好笑地拍拍我的臉頰讓我回神,然後以修長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端詳了片刻:「越來越喜歡,這小傢伙我可以要嗎?」他抬頭看望九華,口氣很挑釁。

 

「等──」

 

「這不知死活的小蟲子本皇子要,誰也不許搶。」湘開口,一雙幽暗的眼盯著我,我頓時感到寒毛直立。

 

「我有話要講!」被三個人盯著,我忍了忍,終於忍不下去地猛然站起身來,退了幾步離開他們三人的包圍圈,然後瞪著他們。

 

「什麼話?」九華挑起劍眉笑了一聲,口氣有點兒冷,鳳眸危險地瞇了起來,「朝朝,你沒給我滿意的答覆的話,今天晚上你就陪我睡吧。」

 

睡你個頭啊!我可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啊!我幾乎要怒吼出聲了。

 

「請說。」完顏依然保持著禮貌的笑容,只是他的身後開始出現了黑色的霧氣,看起來如果我沒給他一個完美的答案,我的手臂可能就不保了。

 

「……」可能說話第一次被人打斷的湘不滿地回望著我,同樣地,他也是一副如果我沒給他滿意的答覆他就會活活把我瞪死。

 

「呃──」我開始埋怨起我剛才的勇氣了,做人不可以勉強自己啊!逞強到底有什麼好處啊啊啊啊!會死會死真的會死的啊!不管得罪哪一個下場都會很慘的啊!

 

「說。」這一次三人的默契很好,同時往我這裡踏了一步。

 

「呃、哇、哇啊!你、你們看起來好像缺店小二吧!不、不然這樣吧,讓我在這裡打工可不可以?招呼顧客這件事情我可是很有一套的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嗯。」我朗爽的笑聲在三人逼迫的目光裡慢慢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完蛋了……母親,原諒小兒不孝啊!

 

「不錯的提議哦。」九華首先笑道,然後迅雷不及掩耳地勾起我的下巴,蜻蜓點水般地吻了一下。

 

「啊?」剛剛他做了什麼?他到底想對我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可以哦,歡迎你來到墨茶坊,朝朝。」完顏瞄了湘一眼,重新恢復了笑容,像是要氣死湘一般也依樣畫葫蘆地迅速親了我一下,然後擺擺手離開。

 

原來完顏也有斷袖之癖嗎……。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該逃了應該要跑了啊!等一下三皇子也親過來怎麼辦啊!

 

「給本皇子站住。」

 

「是!」

 

湘的眼睛很深沉,像是一潭湖一般,萬年的冷酷勾勒出他的氣質,然後──

 

「啾。」

 

望著三皇子離開的背影,我感覺到我的精神開始在風中凋零了。

 

啾什麼啾啊!到底為什麼我好好一個男人要葬送在這裡?我美好的前途呢?媽媽……您來救救兒啊……。

 

「你的房間在二樓。」只差一步就進屋的三皇子倏地停下步伐,頭也沒回地留下這句話便消失在我眼前,徒留一扇木門與我相看兩不厭。

 

誰來賜我一刀了結這悲苦的性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