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答應蒼月了啊?」學生餐廳裡,川島原本正在夾小章魚香腸的手停在空中,一臉錯愕地眨著藍色的眼,看向笛野的眼神像是在打量一個陌生人。

 

「不然呢?」笛野挑起眉回望著川島,似乎不是很明白川島幹嘛這麼大驚小怪。

 

蒼月都說這步田地上了,他如果還不答應的話,就好像變成十惡不作的大壞蛋了。

 

「笛野,你真的變了。」浮見嚥下烏龍拉麵,對著笛野戲謔一笑,「如果換成是你以前,同樣的一句話,甚至是同一個人來講,你都不可能會有現在這樣的反應。」

 

笛野不解地偏了偏頭,而另外兩個好友見狀則是舉了個例子。

 

「比如說吧,你以前的反應會是拒絕,而且是:『我跟你很熟嗎?』這種非常鄙夷的態度。」川島說得頭頭是道,讓笛野有種自己已經被塑造成『冷漠的大眾形象』了的感覺。

 

「應該沒這麼──」

 

「川島學長說的沒錯,學長以前就是這樣的人哦。」在笛野想為自己的形象辯駁的時候,他身邊的空位突然被人放上了一盤裝滿餐點的盤子,而蒼月笑咪咪的臉隨後就出現在三位學長的眼前。「學長們早安啊。」

 

「蒼月早安啊。」浮見聳聳肩,既然身為主角的好友都沒有排斥了,那他也不需要擺出對蒼月有敵意的樣子,更何況……他身邊還有比蒼月更腹黑的傢伙。

 

「蒼月早安。」川島則是對所有人都保持著友好的態度,不管笛野對蒼月究竟有沒有抱持著敵意,他都是這樣。

 

「……早。」笛野聽到蒼月這樣說之後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竟然沒有再為自己辯白了。

 

笛野的個性就是這樣,不是朋友的人一概別想進入他的世界,而進入他的世界的人就會明白他其實只是個沒有利爪的老虎罷了。

 

心腸軟,耳根子軟,敏感,卻拼命用冷漠去偽裝。這就是笛野藏在冷漠外殼下的本性。

 

「話說學長,我找到畢業舞會要穿的衣服了,反正你下午沒課,一起去看看嗎?」蒼月俯下身在笛野耳邊說道,溫熱的呼吸像是給人搔癢般地吐到笛野耳上。

 

「……離我遠點。」笛野的耳根泛紅,進而讓他的臉也染上了些許的紅,他伸出手想要推開他,卻被蒼月不動聲色地按在自己腿上。「蒼月!」

 

川島跟浮見同時咳了一聲,不同顏色的眼下一秒都別開了:喂喂,這裡可是學餐啊兩位,別在這裡閃光啊!會被單身男女圍毆的喔?

 

「答應我嘛,學長。」蒼月淺褐色的眼對上笛野瞪大的湛藍色雙眸,兩人的距離靠得很近,以至於笛野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不、不答應你又能怎樣?」笛野的唇囁嚅了幾下,終於用力別開頭留下這句挑釁的話。

 

「是不能怎樣,可是我好想看……」蒼月的距離繼續逼近。

 

「好、好!我們下午門口見!」笛野真的怕他會在這大庭廣眾下對他做出什麼令人羞恥的事情,他索性妥協,然後端起自己的盤子就往收拾區那裡走去。

 

目送笛野離開,蒼月忍不住用手指抵著唇笑了出來。

 

「真是惡趣味啊……蒼月學弟。」浮見沒好氣地翻翻白眼,心想這小鬼一定是看準了笛野不會狠下心拒絕他的軟肋才這樣纏著他答應,城府真的好深啊。

 

「不這樣對學長,他根本就不會答應啊。」蒼月的模樣是很無辜,雖然他說的話有十之八九是對的,可是還是讓浮見不爽。「說起來,兩位學長有想好畢業後要做什麼工作了嗎?」

 

「我的話──還沒想好。」浮見的個性屬於走一步算一步的那種,反正他在各個行業都有打工,有人脈不怕沒人雇用他。

 

「我想先去實習看看,畢竟是設計科的。」川島朗爽一笑,他不像浮見,他已經安排好他未來要做什麼,只等去實現了。

 

「那請問兩位知道學長──」

 

「想知道就去問他吧。」浮見跟川島同時打斷蒼月的話,一個撇著嘴、一個勾起沒轍的笑容。

 

面對蒼月的困惑眼神,川島一臉無奈地只給出一句回答:「因為我們也不清楚呢,說不定你可以問出來。」

 

*/*/*/*/*/*/*/*/*

 

搞什麼啊?大庭廣眾之下靠他這麼近!

 

一邊把垃圾分類的笛野惱火地想著,臉上的表情也就好看不到哪裡去,像是被人搶了八十萬的臉色讓其他學生都避之唯恐不及,生怕一個不注意就被笛野用冰冷帶刺的話語重傷。

 

不過──他的個性真的有變嗎?笛野念及此,手上的動作一滯,差一點就把學生餐廳裡提供的餐盤給摔在地板上。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神,笛野立刻把手中的盤子給疊在前一個人的盤子上,瞥了眼後方的學生後便躲到一邊去了。

 

他在這之前對人都很鄙夷嗎?他記得他該做的禮貌應該也是有做到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每個跟他說話的人都非常戰戰兢兢,像是看到鬼一樣。

 

先不說他之前是不是這樣的人,為什麼浮見他們會認為這跟蒼月有關……說不定那是因為他心血來潮想改變一下想法也有可能啊……不,好像不太可能,畢竟他已經用這種冷漠的個性活了十幾年,怎麼可能會有想改的念頭啊哈哈哈。

 

笛野越想,越覺得兩名好友的質疑是合理的。但蒼月為什麼只要多靠近他一點,他就像是一隻被抓了尾巴的貓一樣炸了毛對他齜牙咧嘴的這件事情,他還是不明白其中的理由。

 

「學長──要上課囉!」在他思考的時候,蒼月的聲音突然從他正上方傳進他耳中,讓他嚇得整個人都抖了一下,湛藍色的眼瞠的大大的,望著蒼月,明顯沒有回過神來。

 

等笛野回過神來時,蒼月的臉已經在他眼前放大了數倍,唇上那溫軟的觸感讓他的腦袋再次可憐地當機。

 

「你你你……」在蒼月離開自己的唇之後,笛野的臉已經被紅染的不能再紅,他支支吾吾地摀著自己嘴巴,退了好幾步。

 

「走吧去上課囉!」蒼月笑得像隻狐狸,他拉起笛野的手不分由說地就往教室快步走去。「別忘記等等我們要去看衣服哦。」

 

「啊?」

 

他做了這種事情還想要他陪他去看衣服?休想啊啊啊!這人腦袋裡面都裝了什麼?究竟裝了什麼!誰來告訴他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者鈦郎
  • 那個、、、、應該是十二吧?
    是我眼殘嗎!?可我記得你只出到十一呀QAQ
  • 是我眼殘對不起WWWWWWWWWWWWWWWWWWW(笑爛###

    本朝。 於 2013/10/24 1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