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日晚餐過後,有什麼東西在他們之間緩緩發酵。

 

笛野覺得可能是因為他們之間不再這麼緊張了,畢竟蒼月為他做了一大頓晚餐,最後還把喝醉酒的他給搬上床。

 

笛野偷眼以車窗反射瞧著蒼月的側臉,對方臉上一派輕鬆,彷彿他生日那天的對話完全沒有發生過。

 

「我走了。」等到蒼月停好車,笛野便迫不及待地開了車門下車,誰知道蒼月在後面叫住了他:「小曉,我送你去教室?」

 

「不用了,別把我當女人看。」笛野立刻拒絕他,儘管知道蒼月根本沒把他當女人看,只是單純地想要跟他在一起而已……但,他就是不想。

 

此時此刻的「不想」已經不是厭惡了,笛野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感覺,反正他就不希望蒼月更進一步的為他做什麼或是跟他說什麼話,好像……如果蒼月再做下去,自己遲早會答應他,跟他在一起。

 

然而最後蒼月還是跟著笛野到了他的中文系教室,說實在話……他究竟幹嘛要來?

 

「我來旁聽的,俗話說的好,愛屋及烏呢。」蒼月優雅地笑笑,逕自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從四處偷偷瞧來了愛慕目光。

 

「……」笛野一聲不吭地走到另外一邊坐下,翻開包包,藍眸低垂,那樣子從蒼月的角度看來,意外的像是害羞的少女才會表現出的動作。

 

台上的教授林軒犽歪著頭看了看笛野,然後又看了看蒼月,稚氣的臉上露出一抹瞭然的笑容,他咳了幾聲,朝著蒼月悄悄地眨眨眼,也不管對方有沒有看到。

 

「好囉,那今天的課程就先到此結束,鑒於各位都要畢業了,為了讓各位畢業後別忘記我,我就出一個畢業論文給大家寫吧,記得回家去網路上看看題目,要感謝我哦!」課堂尾聲,林軒犽關上投影片,轉頭豎起一根手指笑咪咪地對大家宣布,讓所有人都不滿地拍桌抗議。

 

唯獨笛野好像對這件事情一點也沒有感覺地站起來,收拾好背包便離開了教室,而蒼月也緊隨在他的後面走了出去。

 

大四的畢業生,除了某些教授惡劣的畢業報告之外,最為重要的大概就是畢業舞會了。

 

據說在畢業的前幾天校方會舉辦一場盛大的舞會,每個大四學生都要找一個舞伴跳舞,可以邀請比自己小的年級生。

 

「話說小曉,你不打算參加舞會嗎?」中午,蒼月帶笛野去附近的一家麵館吃飯,在等餐點上桌時,蒼月終於把心中的問題問出口。

 

「……沒興趣,我寧可拿時間去寫報告。」笛野淡淡地向來上餐的小姐道了聲謝謝,然後便拿出自己的環保筷子開始用餐。

 

面對蒼月,他的話變得比較多,也不是以往那種冷淡的結尾的說話方式,說是朋友嗎?卻又多了些拘謹。

 

「是因為找不到女伴嗎?」蒼月壞心眼地反問,拖著腮看著自己眼前的那碗牛肉麵,抬頭禮貌地對女服務生優雅一笑。

 

「我要是想找女伴,隨便找都一堆。」儘管蒼月說的有一部分是對的,笛野也絕對不可能承認的。開玩笑,要是蒼月知道他還不被笑死嗎?

 

「哦──」蒼月笑著點點頭,還騰出手去拍了拍笛野的頭,他的憐憫之意人人都知道。

 

「蒼月!」

 

「乖喔,找不到的話我可以做你的舞伴啊。」蒼月哈哈笑著揉亂了笛野的髮,把對方因為生氣而炸紅的臉當成是被戳中心事而懊惱,雖然他知道笛野氣憤的原因是為什麼。

 

「你穿裙子可以看?」笛野冷冷諷刺他,揚手把蒼月的手打開,逕自咬著牛肉。

 

「比起我穿裙子,我覺得你比較適合。」蒼月一邊把麵嚥下去,一邊挑起眉回答:「皮膚比我白,骨架比我纖細,長得比我美……嗯,有朝一日真想看你穿裙子在我面前跳舞。」

 

「你給我閉嘴!」笛野一張精緻的臉都快扭曲成夜叉了,只差沒有把手上的筷子插進蒼月的眼睛裡。「難不成你要我男扮女裝嗎!」

 

「就是這樣,好悟力。」蒼月笑臉不改地回答,還不忘加上一句:「我可以幫你挑婚紗跟假髮。」

 

「……」

 

啊啊啊啊啊啊這是哪裡來的腦殘!笛野抓著頭髮頹喪地低著頭不再看蒼月,他已經快要克制不住給自己一拳讓自己暈在地上的衝動了,而如果醒來之後還要再看到蒼月那個每次都擺著笑臉跟他鬥嘴的傢伙的話,那他會下手重一點讓自己永遠別醒來。

 

「說真的,讓我陪你去畢業舞會好嗎?」蒼月伸出手抽了張手巾遞到笛野面前,淺褐色的鳳眼一收方才的玩笑態度,轉而深沉。

 

「我不……」

 

「我不想錯過你在這所大學裡的最後一場活動,好嗎?」蒼月最後雖然是問句,問他的意願,可是那話語中所含的情感卻不容笛野拒絕。

 

笛野愣愣地看著蒼月那張俊逸的臉,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半晌後,才支支吾吾地別開了臉,棕色的髮絲遮掩住了他那羞窘的神色──

 

「隨你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者鈦郎
  • 我等了好久啊!!!
  • 讓你久等了嗷嗷嗷!!!

    本朝。 於 2013/10/21 18: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