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月鳴市,電影院門口傳出了朗爽的笑聲以及被掩蓋掉的輕笑,仔細一看,有三名大男孩正從裡面走出來,其中一個黑髮的還拿著爆米花,另外一個褐色半長髮,模樣看起來十分狼狽的青年嘴唇發白,褐眸微瞇,似乎還在晃神狀態。

 

中間那個用手背輕笑著的青年穿著一身簡單的灰襯衫,象牙白色的肌膚暴露在陽光下,掩住藍眸的黑色眼睫隨著笑聲微顫,雖然是在笑,但他身週那幽冷的氣質卻還是掩蓋不住。

 

「你們兩個……笛野你為什麼沒告訴我!」浮見在喝下第五杯冰涼開水後終於回過神了,他一臉無奈又生氣的怒瞪著笛野,而後者只是聳聳肩,回了一句『因為我也很想捉弄你』。

 

何謂損友,今日他浮見佑介總算是明白了。

 

「那,接下來要去哪呢?」笛野難得勾起笑容左右看了看路上有什麼東西可供玩樂消耗時間,今天他生日、他最大,另外兩個對於要去哪裡慶祝也沒有什麼意見。

 

「看看時間好像也過中午了,不如我們去吃飯?」笛野摸摸肚子,剛剛看浮見出糗時笑得有點誇張,連肚子都開始餓了。

 

「好啊!要吃什麼?牛排?鐵板燒?不然拉麵也可以!」川島順手把空的紙盒扔進一邊的垃圾桶,一邊笑著豎起手指提議。

 

「……」

 

「川島你傻啦?今天可是笛野生日喔,照理來說應該吃他喜歡吃的吧?」浮見像是要報復川島捉弄他似的立刻吐槽,然後轉頭看著笛野,嘴巴張開之後又閉上,半秒之後他默默地把頭轉到另一邊去:「我不想吃粥啊……」

 

「我──」我給人的印象就是個只愛吃粥的傢伙?笛野頭上掉下一打黑線,正張嘴想要反駁時,也看見川島臉上也出現幾個大字──『拒絕吃粥』。

 

……。

 

「我也不是每天都吃粥,去吃拉麵吧。」他只是覺得可以省錢又可以填飽肚子、也滿好吃,自己也不挑食,那就吃粥度日也可以。笛野翻翻白眼,率先往路口一家名叫做『川丸』的拉麵店走去。

 

──他發誓他絕對有聽見兩名好友在他背後互相擊掌!

 

*/*/*/*/*/*/*/*

 

就這樣他們之後又跑去遊樂場玩,還去喝了一點酒(笛野自己醉過他沒喝),直到夕陽近乎西下,他們才解散。

 

「咦?電話?」笛野滑開手機,赫然看到上面有五通未接來電,全都是在遠方留學的尼亞‧洛恩打過來的。

 

猶豫了一下,笛野按下了回撥鍵,但電話響沒幾聲就被掛掉了,笛野把手機從耳邊拿下,錯愕地望著手機螢幕,正想著要不要再打一次時,電話嗡嗡地響了起來,上面的字體大大地寫著尼亞二字。

「……喂?」

 

「曉?太好了你終於接通了呢!」對方那陽光的聲音傳遞進笛野的耳朵,讓笛野莞爾一笑。

 

「怎麼了?明明不久前才通過電話。」長途電話很貴,看起來剛才對方會掛他電話是不想讓他付太多的費用。笛野心頭一暖,語氣也不再這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生日快樂!差一點就錯過了,我有寄禮物給你喔,算算時間應該要到了吧!」洛恩興奮的聲音感染了笛野,笛野回了一句『我期待你送的禮物』之後又跟他聊了幾句近況之後才掛掉了電話。

 

禮物啊……真是貼心,不過這傢伙從以前就沒變,還是一樣。笛野看著全黑的手機面,再次無奈地笑了笑。

 

今天笛野沒有接到蒼月的電話,一通也沒有。笛野心想著這樣也好省得他之後又覺得欠了他人情而離不開他那就麻煩了。

 

最好的情況是蒼月不記得他的生日。

 

等到回到家,他才發現事情不是他想的這麼一回事。笛野望著眼前的大男孩而屏住了呼吸。

 

蒼月本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裝扮,可是他身後、位於餐廳裡的那桌佳肴,上面都是他從來沒看過、吃過的餐點,桌面中央還有一束用白琉璃花瓶裝著的白百合,以及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精緻盤子以及白底鑲粉邊的桌巾。

 

簡單大方……卻讓人感到高級奢華的佈置。

 

「餓了吧?」蒼月優雅地勾起微笑,行禮般伸出左手遞到笛野面前,鳳眸微斂,像極了童話的王子。

 

聽到蒼月跟他說話,笛野才回過神來,他白皙的臉上浮上一層紅霞,對於蒼月的邀約理也不理地脫了鞋子就逕自走過他的身邊,把包包往大廳裡的架子上一掛,走進了廚房。

 

蒼月見狀也不生氣,只是緩緩地走到笛野身邊,偷瞧著對方現在的表情。

 

笛野那張嘴此時張的老大,湛藍色的眼睛骨碌碌地在眼前的食物上打著轉,半晌之後蒼月才看見笛野轉頭不敢相信地望著他,支吾了幾句不知所以然的詞語之後才用不自然的聲調詢問了:「你煮的?」

 

蒼月無辜地點點頭。

 

「……你找人學過?」笛野的聲音在微微顫抖,聽不出來是因為感動還是因為太驚訝了。

 

「沒有,看食譜學的。」蒼月再次誠實的回答了。

 

「……」蒼月看到笛野原本還抱著一絲殘存希望的眼神一瞬間死亡了。

 

「既、既然你都做了這麼多,不吃白不吃。」笛野嚥了口口水,自以為很鎮定的環著手臂走到桌子的另一邊坐下。他心想著這好歹是蒼月的心意,大概是要慶祝他生日吧……雖然有想過蒼月他應該不會沒有準備東西來慶祝,但沒想到會這麼豪華啊!

 

「小曉,你可以喝酒嗎?」蒼月熟練地開了紅酒瓶,抬眼看了笛野一眼,貼心地詢問道。

 

「呃,廢、廢話!」不知道為什麼,蒼月剛才那個眼神讓笛野萌生了『絕對不能說自己沒辦法喝酒』的念頭,所以他立刻就回答了相反的答案。

 

「……那,小酌一杯吧。」蒼月走到笛野身邊彎下身把紅酒倒入,晶瑩剔透的紅弧讓笛野的眼睛轉不開來,他咳了一聲,在自己還未來的及阻止之前就脫口而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蒼月想也不想地反問:「什麼為什麼?」

 

「做這些……要花很多時間吧?我不值得你這麼做不是嗎?我不過就是──」

 

「你不過就是個長得比較好看一點的男人,你想這樣說吧?」蒼月直起身,轉過身去把紅酒放到旁邊的櫃子上,語氣很平淡:「就算你不是長這種樣子,我也會喜歡你,你值得我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而這個原因我已經跟你說過了。」

 

「可是我根本不記得──」

 

「你不記得也好,記得也沒差。也許我認錯了人,那個救了我的人不是你。」蒼月依然背對著笛野,笛野看不到蒼月現在的臉,但卻可以感受得出蒼月口氣中所傳遞出的自卑:「十年前的事情,我原本就不指望你想得起來。」

 

不指望?不指望!笛野滿腹的疑問都被火氣給取而代之,他剛想要發飆的時候,蒼月又繼續說下去了:「雖然說不指望,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想起來,那個時候把我從黑暗裡面救出來的你。」

 

「總而言之,過去的事情不重要了,能夠找到你我就很滿足了……嘛,你只要知道,現在開始我喜歡的人只有你就好。」蒼月終於轉過頭望著笛野,臉上是一貫的微笑:「快吃吧,我可是準備很久了哦。」

 

「……我不吃了。」笛野神情複雜地放下刀叉,站了起來:「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完全不明白,如果只是因為小時候那件事情,那也用不著拿十年的青春來找一個說不定根本找不到的人。」

 

蒼月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凝固,但隨即就回到平常的樣子:「你在說什麼呢──」

 

「你別有居心吧,蒼月。」笛野不笨,他知道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都有一定的利害關係。蒼月為什麼要對他好他是不明白,原因也許是喜歡他,但絕不可能好到現在這樣子,今天這頓晚餐根本太逾矩。

 

「……原來你一直認為我對你抱有其它意圖啊。」蒼月沉默良久後才勾起笑無奈地回答。

 

「對。」

 

「好吧,我告訴你。」蒼月雙手放在腦後偏頭一笑,鳳眸浮起意味深長的笑容:「讓你眼中只有我一個,那就是我的意圖。」

 

「讓你愛上我、願意在我身邊、只因為我而害羞吃醋、這就是我的意圖。」蒼月輕描淡寫地回答,讓笛野頓時啞口無言:「為了達到這些目的──你覺得,我為你做頓大餐、對你好一點有什麼不對的嗎?」

 

「……」笛野瞪著蒼月,一張臉被他說的面紅耳赤,聽完蒼月的話,他只覺得腦袋一陣頭昏,蒼月這種太過明白的目的讓他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才好。

 

「可、可我不喜歡你……」頭暈了兩分鐘之後,笛野有氣無力地跌坐回椅子上。如果有個人這麼死纏爛打的說要愛他,任憑自己百般拒絕也不放棄的話……他到底該感到高興還是感到無所適從呢?

 

「我知道,所以我等。」蒼月立刻笑咪咪地回答。

 

經完全不想要跟他在爭辯的笛野在內心狠狠地吐槽完,接著就自暴自棄地開始大口把桌上的佳餚塞進肚子裡。

 

大約吃了兩分鐘後,蒼月才想起來有件事情忘了做:「小曉,祝你呃──」蒼月剛抬起酒杯想要跟笛野敬酒祝他生日快樂,便錯愕地看見笛野面前的菜跟肉正在以令人傻眼的速度消失中,而且笛野杯子裡的紅酒已經見底了。

 

笛野抬起頭瞥了蒼月一眼,便逕自又倒了一杯滿滿的紅酒來喝。看在蒼月眼裡,他只能感嘆笛野真的不會品酒,哪有人喝紅酒是倒滿的……

 

蒼月才正在感傷他那瓶紅酒被糟蹋了,就聽見對面傳出什麼東西撞擊在地上的聲音,一看之下才發現笛野倒在那裏,臉上還泛著醉酒的紅暈。

 

「……酒量不好還喝這麼多。」蒼月蹲到笛野身邊,伸出修長的手指撫過他的臉頰,俊逸的臉上掩不住寵溺的神情:「生日快樂,小曉。」

 

蒼月伸出手把笛野抱起來,像抱著易碎的娃娃般一樣小心翼翼,上二樓去休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