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大學,在笛野發生差點被強姦的事件之後的六天,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笛野早就習慣了四周來的視線,可是為什麼,這一次每個人望著他的視線中都帶了一種淫靡、看好戲的感覺。

 

好噁心。

 

「真噁心啊,笛野君竟然會做這種事情……」

 

「對啊對啊,之前還覺得笛野君跟其他男生不一樣的……」

 

這是女生那邊的議論。

 

「原來笛野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啊……真是挺不錯的。」

 

這是男生那邊的討論。

 

什麼事情?笛野愣了一下,轉頭看向了那邊正在討論的人。

 

「笛野!」一聲夾雜著震驚和擔心的熟悉聲音從遠方傳了過來,伴隨著在笛野眼前猛然晃過的褐色:「你這傢伙,你怎麼還這麼平靜的跑來學校啊白癡!」那是浮見,他一邊怒罵著笛野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就往校舍的方向拖,弄得笛野踉蹌了幾步,差點被活活勒死。

 

「啊、你在幹嘛啊你才是白癡吧!」笛野用力扯開他的手,用力咳了幾聲,怒目瞪視著滿臉著急的浮見。「我還要去上課!」

 

「我幫你跟林教授請假了你先回──」

 

「笛野!」另外一聲屬於他極少數朋友之一的聲音又從遠方傳了過來,同樣帶著焦急跟擔心,跟浮見一樣,他衝到了笛野的身前,猛然抓住笛野的肩膀就是一陣搖晃:「你在幹麻啊,為什麼發生這種事情你還要來學校!」

 

什麼鬼啊,他才要問眼前這兩個好朋友發生了什麼事了吧。笛野一整個臉黑如鍋底,想扁人的心都起了。

 

「你們在搞什麼鬼──」

 

「我們先回去我的宿舍再說好嗎?而且這是我想問你的吧!」浮見猛然打斷他,抓起他的手腕就往宿舍走去。

 

「是啊是啊,而且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怎麼了。」那個搖晃他肩膀的男孩子有著一副比他還要接近女孩子的體格,不過因為他的長相沒有比他唯美,所以男性的追求人數沒有比他高,不過人緣倒是挺好,這點浮見也是。

 

他的名字叫做川島甄月,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陽光般的氣質,黑色的短髮上不知道怎麼的夾了很多的小黑夾,跟笛野自己的一樣的藍色眼睛,個性像老媽子一樣喜歡替朋友操心,服裝設計系的大四學生,至於怎麼會跟笛野認識……那只是因為他們國中高中都是同一班,而川島也幫過笛野幾次忙,笛野也不會對他排斥,久而久之就交上了朋友。

 

「……嗯。」看兩個朋友都這樣說了,笛野也沒有再多做反抗,任由他們一個拉著自己的手腕往不遠一個在一旁唸個不停,然後他想起了今天載他來上課的蒼月。

 

「蒼月夜希我剛才有遇到,他說他會把這件事處理好,叫你不要惹事。」浮見側頭看了他一眼,頗有深意地看了笛野一眼,他走到自己宿舍之後開門讓其他兩人進來隨意找位置坐,他自己則坐到床上成大字型躺好。

 

「蒼月夜希?」川島揚起眉望著笛野,看起來似乎挺驚訝的:「你真的跟他在一起啊?」

 

「無法自己決定。」笛野撇開臉,過了一會兒又回過頭來看著川島:「究竟怎麼了?學校那些人怎麼都用那種眼光看著我?」

 

浮見皺著眉從床上爬起來跟川島對視了一眼,他面色陰沉地走到桌邊打開電腦,快速瀏覽了幾個網站之後指著上面的資訊:「你說,你跟別人在暗巷做愛的事情是真的嗎?」

 

笛野只看了一眼渾身就起了冷顫,那是之前他被強迫──「不,那是被四個男人強行帶進去的。」他摀著嘴巴,覺得胃在翻騰,好噁心。

 

「被PO上網了,你現在是被人誤會成晚上都在跟別人亂搞的那種男性,而且你應該沒忘你之前才跟蒼月在校園裡公開你們是情侶吧?」浮見白了笛野一眼,嘆了一口氣:「明明只剩兩個月而已,你怎麼可以搞了這麼多事情出來?」

 

笛野聞言一愣,隨即啊的一聲低下頭去。

 

是呢,之前蒼月曾經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了他們之間的關係,而因為沒有造成很大的轟動所以笛野其實也沒有放在心上。

 

「好了啦,浮見。笛野也不是故意要搞出這麼多事情的啊。」川島貼心地出來打圓場,然後皺著眉頭看著浮見電腦螢幕上那一張張極盡誘人的春宮圖,畫面雖然有些暗,但圖中人那惶恐的湛藍色眼睛和略顯得凌亂的秋楓色短髮,以及……那胸口上閃閃發亮的十字架項鍊都顯示出那主角應該就是笛野沒有錯。

 

聽說是蒼月強迫他戴上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笛野就這麼戴著了,也沒想拿下來的意思──大概是因為也很喜歡這條項鍊才沒有扔掉吧。

 

「所以該怎麼辦?」笛野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後才重整了心情,再抬起頭來時,浮見和川島同時鬆了一口氣,如果剛才那個笛野是難得一見的慌張模樣,那現在的笛野便是已經想好了該怎麼應對的那個平時的冷靜樣子。

 

笛野是想開了,他不管別人怎麼想,只要他重視的朋友不會誤解,那別人怎麼想,對他來說也不是這麼重要。

 

這樣想著的笛野腦海中又浮現出一個人的笑容──蒼月那個人……現在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處理這個事情呢?

 

慢著慢著──我為什麼要在意他的想法啊!笛野一邊撥亂了頭髮,一邊惱火地站起來,還撞倒了浮見的書,巨大的聲音讓正在討論事情的川島和浮見齊齊轉過頭來。

 

「你在想什麼啊,笛野?」浮見一臉狐疑地揚起眉,蹲下身去把自己的厚課本撿起來。

 

誰知道笛野似乎像是惱羞成怒地轉頭對他們吼道:「……誰在想蒼月!」落下這句狠話之後笛野就立刻轉頭往外跑,不等川島跟浮見說出任何一句話就甩上門。

 

川島跟浮見對視一眼、聳聳肩,同時勾起了瞭然的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