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粥,晚上有兩個人不睡覺跑來光臨了。

 

兩名青年,坐在靠窗邊的棕髮男子長了一副女人臉,雖然是這樣說,他也讓人一眼便認出他是個男性,但只是長得實在是太有美感了,尤其是在吃粥的時候,那平靜的表情透露出一種心滿意足的氛圍,讓人有錯踏美少女漫畫的感覺。

 

而坐在對面一手撐在臉頰上笑看著棕髮男人吃粥的藍髮男子則渾身帶著一種邪魅的感覺,卻不失禮貌,比起前者給人的疏離感,他就像是個溫文儒雅的書生一樣。

 

這兩個人,給人一種這不科學的感覺。

 

「那些員工在看什麼……」雖然粥好吃,可是被人盯著看,臉皮本來就不怎麼厚的笛野咳了一聲,放下手中的湯匙微微側頭瞥了那些不遠處的員工一眼。

 

「難得有俊男美女,總是要飽飽眼福的。」蒼月好整以暇地把自己的湯匙伸到笛野的碗裡,舀了一匙粥湊到笛野的嘴邊,一臉笑咪咪的說道:「啊──」

 

「啊──你個鬼。」笛野嫌惡地頭往後一仰,閃過蒼月的餵食:「吃你的。」他抓起湯匙自己吃了一口,挑釁地朝當眾被拒絕的蒼越勾勾唇角。

 

「小曉,不可以亂挑逗男人。」蒼月順理成章地把笛野的挑釁解釋成挑逗,而且還說的很大聲,基本上旁邊那些員工八成都有聽見,沒聽見的還有口耳傳遞可以了解現況。

 

兩個男人,對桌吃飯,挑逗,如此親暱的稱呼……啊,懂了。

 

「你在說什麼,這是挑釁,你那雙眼睛是因為對別人拋太多媚眼所以覺得任何人對你做出的眼神都是挑逗了是吧。」笛野冷冷一笑。想跟他鬥嘴,好,現在吃飽了反正錢也付了,他就看看這一年級的小鬼有什麼能耐,他絕對要把蒼月這傢伙說到啞口無言。

 

「怎麼會?我的媚眼都只對你拋啊,不要這麼容易就吃醋喔,我不喜歡。」蒼月無辜地回答,還在語末伸出手指親暱地戳了戳笛野的額頭表示他的溺愛。

 

在旁人看來,笛野很自然而然就被認為是一個愛吃醋、不准男友在街上亂看別人的『典型小受』。

 

「誰管你喜不喜歡,如果真的這麼不喜歡,大可以不用喜歡我沒關係。」笛野皺了皺眉頭,剛剛那個戳額頭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感覺有點曖昧。

 

這句話可是他的心中話了,天知道他多麼希望離開他,最好這輩子別再看見他了。

 

「怎麼又來了,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嗎?我喜歡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十年前是這樣,從今以後也是這樣。」蒼月皺起眉,模樣看起來很認真,笛野雖然知道他是順著自己的話在講,可是卻還是有一股燥熱竄上了臉頰,他撇開臉,不發一語。

 

就在此時,笛野的手機響了。

 

「我去接電話。」笛野立刻順著這個臨時搭建起來的台階下去了,他匆匆站起身,一把抓起手機就往外走。

 

蒼月瞇起眼睛,目光牢牢地盯著笛野往外離去的背影,默默地低喃出了剛剛看見笛野手機螢幕上顯示的人名:「尼亞……是他?」

 

「喂?」

 

『曉嗎?好久不見囉!』陽光般的聲音忽視了距離,讓笛野隔著電話都可以感覺到對方現在一定是掛著大大的笑容在跟他通話。

 

「好久不見了,你怎麼打過來了?」笛野心頭一暖,冰冷的口氣也軟了下來。

 

『我是來約你的,你畢業後要不要來歐洲玩啊?』對方詢問,正好說中笛野的計劃。『我請你來玩,所以不用花到你的錢,也不會造成伯父伯母的負擔。』

 

「不用這麼破費,機票我還是可以自己出……」

 

『這可不行!』對方的嚴正拒絕讓笛野微微拿開了手機話筒,一手在耳朵上按了按:『既然我說要請你來玩,那就不用跟我客氣,都幾年的交情了。』

 

「基本上,我們中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見到面啊,認真算算……大概才三年。」笛野半開玩笑地回答,在聽見對方發出震驚的單音節後更是笑了出來。「開玩笑的,如果你這麼堅持,那機費就讓你出,其餘的花費就我自己負擔。」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之後派人去接你!』

 

嘟……嘟。

 

真是完全沒有改變……不過這才是他。笛野失笑地搖搖頭,收起手機轉身回到劉家粥裡。

 

「遇到什麼好事了?」蒼月撐著腮衝著坐下來的笛野微微一笑,然後看見他原本掛在嘴邊的笑容在看見他之後又立刻恢復成冷冰冰的樣子,不由得在心中一嘆。

 

「關你什麼事情。」笛野翻了一個白眼,沒有看見蒼月一閃而逝的憂鬱,他迅速把碗中殘剩的粥吃完,拿起一旁的手巾擦了擦嘴巴,「好了,你吃快點。」

 

「嗯。」

 

笛野不想說,他不勉強他。可是如果跟他通話的那個人真的是他所認識的那個,那他接下來得好好守住小曉才行,十年前那傢伙把他搶走……十年後他絕對不會再容許他把小曉再次奪走。

 

笛野好奇地看了蒼月越來越燦爛的臉色一眼,心想他剛剛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傷到這傢伙的心了?不過看起來他好像也不是傷心,更像是在盤算著什麼一樣。

 

算了算了,想這些幹麻,反正兩個月畢業後尼亞就約他去歐洲玩了,這段荒謬至極的感情一定也可以就這樣告一段落了吧。想到這裡,笛野忐忑不安的心情又平穩了下來,甚至應該說偏向好心情的狀態。

 

一通自遠方而來的電話讓這兩人種下了往後爭執的種子,在兩月內慢慢地茁壯發芽,悶熱的夏夜,幾聲寥寥蟬語,似乎在議論著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