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明明對以前的笛野來說是一眨眼就過去的時光,卻因為身邊多了一個蒼月而讓他有種度秒如度年的感覺。

 

是因為這個蒼月有可以減緩時間流逝的能力嗎?不。

 

是因為這個蒼月有絕世的俊帥容顏可以讓時間也為他而減緩流逝嗎?不。

 

只是因為這傢伙無時無刻都在他的身邊,有事沒事都會纏著他講話,講到笛野都快要把手上最珍愛的小說往他頭上蓋了。

 

「你閉嘴行不行!」啪地一聲闔上了已經看到中間接近後段的書本,笛野惱火地側首對著蒼月怒吼。

 

只是沒想到,原本應該正喋喋不休的蒼月正坐在比較遠的地方埋頭動筆算著數學,而聲音來源是從放在笛野後方桌上的錄音筆中傳出來的,很明顯,是蒼月事先錄好才放到他身後的。

 

「……」笛野為之氣結地抓起桌上的錄音筆看了半晌,惡劣地露出一抹冷冷的笑容,按下了暫停鍵、是先把聲音調到最大,又走到一邊用耳塞保護好耳朵,走到認真算著數學的蒼月身邊,深吸了一口氣按下了撥放。

 

平靜的夜猛然被撕裂開,聲音大到保護著耳朵的笛野都聽得一清二楚,也清楚的看見蒼月的筆猛然往右上方一畫,在寫好的公式上畫出了一條長長的筆跡,另一隻沒拿筆的手則猛然摀住了直接遭受重創的耳朵,看的笛野在心裡得意地哈哈大笑。

 

哼哼哼,我看你還敢不敢惹我,去死吧去死吧蒼月夜希。

 

笛野滿意地把錄音筆關掉隨手拋進沙發裡,得意洋洋地轉身想回去位置上看小說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視線從正後方瞪了過來,他知道是誰,也沒有想要怕他的反應,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不怕不怕,不過就是一個大一學弟而已是在怕什麼,冷靜下來笛野,深呼吸然後回去看你的小說,你都已經大四了,就算得罪了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你一個人孤獨慣了,又不是只有得罪過他一個人,更何況你還有跆拳道可以防身,沒必要怕他。

 

冷靜下來的笛野理也不理蒼月的注視,逕自走回自己的位置上,舒服地窩在沙發裡面看小說。

 

笛野原本已經坦然接受可能的處罰,甚至於已經在腦內把可能的處罰都自行演算了一遍,但應該發飆過來整他的蒼月卻好像整件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仍然坐在自己的書桌前跟0~9等數字和奇怪的符號恩恩愛愛,果然是名符其實的數學狂人。

 

既然蒼月這傢伙沒打算動他,那他也樂得不提起這件事情,仇都報了也沒必要計較太多,他當下得意地勾起一抹得意的絕美笑容,繼續把注意力都放在小說裡面,沒發現一旁的蒼月擱下筆,一雙褐眸幽深深的凝望著他。

 

坐在沙發上的笛野感覺到自己的手好像起了雞皮疙瘩,明明這本書就沒有什麼肉麻的劇情,難不成……笛野立刻抬起頭,瞪圓了藍眸看向了正笑盈盈望著他的蒼月。「看什麼!」

 

「這個嘛……俗話說,尤物人人想觀之,我也是人,不例外。」蒼月輕描淡寫地回答,卻讓笛野氣得幾乎要破口大罵。

 

「你說什麼?你沒讀過書是不是,尤物這種詞是用在男人身上的嗎?」笛野知道自己漂亮,可是卻絕對不容許有人直接在他面前叫他女人,就算是拐著彎叫也不可以!現在這個傢伙居然、居然……氣死他了!

 

「對我來說你是個尤物沒錯啊,下面的嘛。」蒼月似乎想要氣死他一樣攤開右手,俊臉充滿了無辜的表情,看起來好生可憐,可是嘴角卻還是那樣輕浮的笑容。

 

「閉嘴!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有過你怎麼知道誰是上面誰是下面!」也不知道笛野是不是被氣傻了,氣得扔下書站起來的他跺著腳,似乎是想要馬上實驗看誰才是上面的。

 

「試試?」蒼月趁機問道,順便裝作一臉也不在乎的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食指指腹摩擦著大拇指,整個不把笛野放在眼裡。

 

「試就試,你以為我怕你……啊。」笛野因為怒火攻心而脫口而出的話語一出口,他立刻驚覺上當,不由得一手掩住自己的嘴巴,驚訝地瞪大眼。

 

「好啊,來試試。」他們的約定裡是他不強迫他,可是他既然開口說了要試試,他願意了,那他何必拒絕呢?現成的禮物哪有不收的道理。蒼月好整以暇地站起身,鳳眸微彎,像隻狐狸。

 

「這不算……」笛野湛藍色的眼骨碌一轉,狡辯的話還沒有開口,他就被一股力量壓進了沙發裡,「蒼月──!」

 

還未完全成熟的男性氣息猛然縈繞在鼻尖,沒來由地讓笛野紅了臉,超過安全距離的兩人互相感覺到彼此的溫度,在安靜的空間裡悄悄傳遞。

 

蒼月有些長繭的拇指撫過他的臉頰,來至他的下巴,微微用力一捏,讓他仰起頭,一張溫熱的唇便覆了上去。

 

笛野因為呼吸困難而啟唇,而這舉動讓蒼月更容易一舉進入,蒼月的舌不再在齒前徘迴,而是趁虛而入一般探進,恣意索取。

 

「唔……嗯……」

 

笛野美,不過這種時候更美。蒼月的鳳眸幽暗地在笛野的臉上游視。無法吞嚥的唾液順著完美的輪廓滑下,湛藍色的眼睛卸下了武裝,情竇初開的刺激而造成水氣在他眼中凝聚,像只洋娃娃。

 

「夠、夠了……」

 

「哦?夠了?知道誰在上面了?」蒼月笑咪咪地退開,笛野可不是那種可以讓他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那個性子啊,得要順著毛摸,但又不能太寵著他。

 

「這、這次就先讓你!」笛野又羞又怒,卻也奈何不了對方,他推開蒼月站起身,用力抹了抹自己的嘴巴,急忙地往寢室飛奔而去,沒多久蒼月就聽見很響亮的碰撞聲。

 

「這次?」蒼月見此也只是大肚量地笑了笑,繼續寫報告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本朝。 的頭像
本朝。

自我的天空。本朝

本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